中医终极讨论帖-万医同源,万源归宗

摘要: 万医同源,万源归宗。

11-09 15:12 首页 禾麦吃饱饭

张仲景和希波克拉底


最近在网上否定中医的文章多了起来。


但在刚刚公布的“双一流”建设学科中:北京中医药大学、上海中医药大学、天津中医药大学、南京中医药大学、中国药科大学、广州中医药大学、成都中医药大学的中医药学科,都有纳入一流学科建设。


这体现了国家对中医药教育的重视和导向。反对者认为是开历史倒车。情况真是这样吗?


最近网上出了一篇很火的黑中医的文章《用证据说话:历史上,中医对国人健康做出过贡献吗?》试解读一二。



一、用幼儿死亡率否定中医


该文举例,统计清代、民国直至1949年,幼儿死亡率接近25%。新中国成立后现代医学普及、卫生条件改善后,新中国幼儿死亡率大大降低,2015年仅为1.07%。


而1949年同时期那些没有中医、只有发达现代医学的国家的幼儿死亡率都非常低。


同时举例,灵长类动物,譬如黑猩猩的0-4岁死亡率是27.30%。


然后加黑个大标题:真是了不起啊,多亏中医的“护佑”,我们国人的幼儿死亡率,跟野生的类人猿差不多。


这里面有什么Bug?


医学从来不是单纯的技术,而且是一种社会学现象。


学过《卫生经济学》的人都知道。医学需要和医学需求是不同的。


需要是一种客观要求。譬如,饿了,渴了,病了,要求满足,这就是需要。


需求是一种在经济和手段上可及的需要。


譬如一个人患了重病,迫切需要治疗,这就是需要。如果这个人既有保险,又不差钱,那么他的需要就可以转换成可以满足的需求


但如果没钱,没救济途径,他就可能死在名医云集、设备齐全的最顶级的医院门口。这就是虽然有需要,但是满足不了需求。


从清末民初到建国前,由于社会动荡。有很多产妇幼儿,他们有迫切的医疗需要,但是因为经济、信息、交通等原因,优质的医生和医疗资源(中西医)满足不了大部分人的医疗需求。所以造成较高的幼儿死亡率。


这里面有社会学原因,非单纯的医术原因,非中医之罪。


此外,虽然中医有较为成熟的《中医妇科》和《中医儿科》体系。但由于中国传统社会轻医重文,使得中医传承多由世家,缺乏成熟的医学教育体系。而真正学懂学通的大医又多集中在太医院和通邑大都,以中国的人口体量,真正能得到这些名医医治的机会有多少?


民间百姓接触到的多是“赤脚医生”、江湖郎中,他们拉低了中医的水平线,败坏了中医的声誉。


当然,我不否认,中医在治疗需要解剖学为基础的外科,以及微生物为病因的感染性疾病方面是有弱势。但这是中医发展过程中的阶段性现象,而不是中医的罪过。


一个中医学解剖,研究一下显微镜下的细菌病毒,就不是中医了?或者说设置中医研究禁区,不准中医涉足现代科技?迂腐和固步自封的中医才是真中医,这不是笑话吗?



二、用中医没有改善平均寿命否定中医


以清宗室大多短命为例,譬如顺治同辈的宗室成员平均寿命35岁,康熙宗室33岁,乾隆宗室25.3岁为例。而皇室成员可是享受最好的中医,太医们的服务很高端哦!这个还不能否定中医吗?


作者还举了例子,说是在中医庇护下的清朝皇室的平均寿命和大猩猩差不多。


这个稍微有点历史常识就会知道,清代宗室之所以一代不如一代,一方面和其近亲结婚的陋习有关。另一方面和他们骄奢淫逸的生活方式也有关系。


而乾隆皇帝享年89岁,一方面和他属于满汉通婚的“杂种优势”,体质较为强壮有关。另一方面,还和乾隆帝遵循了中医养生的基本规则有很大关系,譬如他的养生口诀:“齿常叩,津常咽,耳常弹,鼻常揉,腿常运,面常擦,足常摩,腹常旋,腰常伸,肛常提,食勿言,卧勿语,饮勿醉,色勿迷。”作为帝王,如此理性和自律很难得。


我们即使在现代社会也容易见到,中医世家,或者从事中医的工作者,寿命和健康状况显著优于一般人群,这是不能视而不见的。


此外,该文还举了一个1949年前广东李氏家族的例子,平均寿命也不到40岁。甚至平均寿命比享受皇家太医服务的皇室成员平均寿命还高一些。


作者得出结论:在现代医学诞生前,中国传统医学(中医)与西方传统医学(古西医)对人类健康的贡献都是微乎其微。


上面这句话,如果将人类健康改换成平均寿命,会更合理一些。


因为,现代医学对平均寿命影响最大的技术进步是抗生素,疫苗,和现代助产术(含剖宫产)。


这样说吧,在保证上述三样正确运用的基础上,把现代医院的其他所有的科室,包括所有的CT,核磁共振等等先进仪器全部去掉,人群总平均寿命也不会有大幅度下降。问题是这样的世界你敢住吗?


好,在前面讨论的基础上,再聊聊中医:



一、中医是社会性很强的学科


我们知道,医学从来不是单纯的生物学影响因素,受社会因素影响很大。而且,现代医学模式,也早就从单纯的生物医学模式,转变成生物-心理-社会学模式。


而中医学科,同样也受社会文化因素影响很大。


譬如中国传统文化,受儒家思想的“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损伤”的影响,中医就无法正常发展解剖学。


偶见史籍的解剖学萌芽,譬如王莽时期捕获了一个由翟义领导的反对党党徒,名王孙庆。王莽对他进行了极其残酷的杀戳,“使太医、尚方与巧屠共刳剥之,度量五脏,以竹筳导其脉,知所终始,云可以治病。”


公元1041一1048年,广西起义领袖欧希范、蒙干等人,由于中了宋官吏杜杞的圈套。在假意稿赏义军首领的宴会上,欧等人酒醉如泥,于是束手就擒,2天中有56人斩首于市。宜州推官吴简进行了解剖,并与画工将所见绘成图谱,名之曰《欧希范五脏图》。


我们要理解中医是在基本没有解剖学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学科。


没有张屠夫也不吃混毛猪,病还得看。既然限制于内,就要张扬于外。因此,中医虽然拙于直接观察内脏,就大大地加强了对外在的观察,譬如通过望闻问切的手段推测体内的情况,“有之于内必形之于外”,既是世界观,也是方法论,自成了体系。



二、中医思维是科学思维


我们以物理学为例。


量子力学的创始人之一普朗克在20世纪初选读物理的时候,他的老师劝他不要读,说是建立在牛顿经典物理学上的大厦已经基本完工,以后再学物理不过是小的修修补补,不会再有大的作为了。


但我们知道,牛顿经典物理体系,基本是描述宏观世界的。对微观世界,特别是量子力学出现以后,用牛顿体系解释微观世界显然是以矩画圆。但不能因为量子体系出现后,就否定前面的牛顿体系。科学发展的阶段,和应用范围不一样。


中医就相当于医学中的牛顿体系,限于发展阶段和手段的限制,中医多宏观思维,中药也多各种原药的宏观组合。


由于以往的中药产地稳定,少有药力不足的现象,接近标准化。因此,中医师们观察各种草药混合在一起的疗效反应,和当今科学家观察各种化学试剂混在一起的反应,甚至分子和分子之间的反应没有什么本质区别。本质上也是科学观察和科学思维。



三、中医和西医是同源的


在现代解剖学、微生物学发展起来之前。中医和西医几乎走了相同的发展路径。


中医的阴阳五行,经络气血看不见,摸不着。甚至五脏六腑之脾,也非解剖学之脾。打开肚子,是永远找不到三焦的。甚至,某些中医经典对肺叶的叶片数和解剖学也不符。据说日本明治维新之前很推崇中医,但是引进西医后,解剖尸体,发现中医对肺叶有几片的描述不符合事实,于是弃中医,学西医。


而西医的鼻祖希波克拉底也认为复杂的人体是由血液、粘液、黄胆、黑胆这四种体液组成的。还有等等其他一些看起来很“中医”的理论。


但这些理论,在当时只要逻辑自洽,就可以认为是科学。


譬如,在电子显微镜发明以前,人类并不能观察到分子,以及原子核,电子云等等。但物理学家和化学家们,其实也和中医一样,不断提出各种理论模型,予以验证,只要逻辑自洽,现实有用,结果可以重复,就可以认为是科学。


此外,说中医重整体,西医重局部,也是想当然。西医遇到眼睛黄染,也不会只认为是眼病,也会让查查肝脏。西医遇到肩膀疼痛,也不会只考虑肩周炎,也考虑可能是心肌梗塞的反射痛。


无论中医还是西医,都有整体思维和局部思维,这是相对的。



四、中医体现了哲学思维


中医深刻地体现了哲学思想,特别是中国哲学思想。譬如天人合一的思想,五行相生相克的思想。


此外任何一门学科,走到顶端,都是一样的。就好比从各种不同的角度登山,登顶看到的风景基本都是相同的。


譬如中医的同病异治,异病同治。体现了一般中有个别,个别中有一般的辩证法思想。



五、中医既是世俗工具也是科学起点


不要说那些成熟的验方,成药。包括风行日本,配方稳定的汉方药。中医药在某些疾病的治疗方面,已经有了切实稳定的疗效和良好口碑。名中医的个性化治疗,对单个病种的切实疗效,已经有了坚实的统计学数据支持。


此外,中医药是个宝库还在于。他为现代医学研究提供了海量的线索和起点。譬如此次屠呦呦所获的诺贝尔生理和医学奖,虽然不能完全说是中医的胜利。但确实来自中医药验方的启发,为科研提供了线索和起点。



六、中医大大改善我们的生活质量


如前所述。如果仅仅依靠抗生素、疫苗、助产术,就能维持人类体面的平均寿命数据。但我们活着,还不想赖活着。


中医在督促人们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,减轻病痛,提高生活质量方面起的作用会越来越大。



七、中医的发展前景


毛泽东说过,我相信中华民族对世界的两大贡献,烹饪和中医药。


当前,国家也在大力发展中医药。譬如前面提到的“双一流”学科建设,对中医药的支持不可谓不大。


遍布全球的孔子学院里,中医药是重要内容。此外,还有独立设置的中医药孔子学院(澳洲)。


前途是无限光明的。



八、中医面临的现实和长远问题


问题一:中药毁了中医


由于现在中药规模化的种植、养殖,质量控制不力。以至于按照既往的验方配制中药,达不到应有的疗效,这对中医的伤害是巨大的。


问题二:和现代科学体系接轨的问题


中医药要纳入现代科学体系。中药要成分提纯和量化。中医诊断学也要纳入标准化,可重复的轨道。否则就陷入了神秘主义,影响中医药的科学性和权威性。


问题三:坚守和扬弃


中医药一定要有所坚守。譬如和辩证法高度拟合的整体思维,整体和局部、一般和个别的辩证关系,相生相克等中医思维方法,需要坚守。


需要扬弃的是神秘主义,巫医重合,拒绝接入现代科学的体系的顽固观念。


医学最终都会融合,万医同源,万源归宗。无论是中西,西医,还是其他民族医,都是路径和起点,绝不是终点和绝对真理,这样理解中医比较理性和靠谱。


有人再用疗效质疑中医,我举个西医的例子。


据有关资料记载:“1976年,哥伦比亚的堡高塔市的医生罢工52天,当地死亡率下降了35%,被称为‘不寻常的副作用’”。同年在美国洛杉矶,当医生对医疗事故保险涨价不满而罢工示威时,全市病人死亡率下降了18%。加州大学的医政科教授米尔?尔罗密默医生调查市内17家医院后所作的报告显示:在罢工期间,每一家医院平均减少了60%的手术。

同样的情形发生在以色列,1973年以色列全国医生罢工,为期长达一个月,根据耶路撒冷埋葬协会的统计指出该月的全国死亡人数下降了50%。1983年,以色列医生再度罢工,为期长达85天,按照斯莱特等人在英国的《柳叶刀医疗刊》中的统计指出:在医生罢工期间,以色列全国的死亡人数下降了50%。

同样的死亡率下降发生在30年前,原因也是由于医生罢工所致。按波美拉特博士对80年代医生罢工与死亡率下降的调查指出:死亡率下降与医生罢工日期的长短成正比。例如在加拿大曼尼巴涛巴省的医生罢工两周,死亡率下降为20%,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医生罢工3周,死亡率下降为30%,在以色列医生罢工85天的死亡率下降则为50%。

根据1988年美国《亚利桑那州共和刊》中一报告指出:美国全国在一年中有近200万住院病人是由于药物的不良反应所致。而这200万人中有4%的人即7.3万多人,更是因为药物中毒过深而毙命。这是医源性疾病所引起的。

医师罢工,死亡率降低——现代医学的黑色幽默,是偶然,还是必然?其实,早在20世纪70年代,世界卫生组织就指出:全球死亡患者中有1/3不是死于疾病,而是死于不合理用药;由于用药不当而引起的药源性疾病,导致死亡的人数已经10倍于传染性疾病夺去的生命。


以此质疑西医存在的合理性和质疑中医药存在的合理性一样荒谬。


中医药,历史悠久,道路曲折,前途光明,曙光已现。



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公众号

苹果用户赞赏入口


首页 - 禾麦吃饱饭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