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红刊财经】新暴利模式乍现 机构设惊天赌局

摘要: “杠杆1:10,风险还可控,这就是场外期权的魅力,这个市场上,能赚钱的都是最先接触新事物的人,别错过这波场外

09-09 16:35 首页 红刊财经

“杠杆1:10,风险还可控,这就是场外期权的魅力,这个市场上,能赚钱的都是最先接触新事物的人,别错过这波场外期权红利。”上述宣传语,来自《红周刊》记者身边一位券商人士。今年以来,场外期权业务的推广信息悄然增多,有人甚至喊出了“2016年参与网下打新,2017年参与场外期权”的口号。  


 “券商开拓新业务,跟目前行情有关。”多位券商人士告知《红周刊》记者,券商几大业务线中,经纪业务因为熊市行情而难以开展,产品代销也不好做,曾经火热的通道业务则受到监管政策的影响而全面回落。尽管2016年底以来的IPO高速发行带动了承销保荐业务,但中小券商和非投行部门员工很难参与进来,其他业务不好开展,大家纷纷聚焦场外衍生品为代表的新型业务。


客户群体:机构为主,“牛散”曲线参与


不用于现有的以上证50ETF为代表的场内期权,场外期权杠杆比例更加灵活,杠杆上限也高于现有的配资方式,甚至高于场外配资市场。据《红周刊》记者了解,不同的券商在场外期权业务中提供的杠杆比例不同,一般在4~10倍之间。相比之下,即使是高风险的场外配资市场,杠杆比例最高也不过10倍。时下的配资达人都知道,由于熊市中风险太大,目前罕有客户会选择10倍顶格配资。


据记者了解,券商对客户群体设置了较高的准入门槛。《红周刊》记者获得了一份中信证券内部资料,其目标客户群体通常为一般机构、私募基金、有自营盘的金融机构、投资顾问,个人客户不在客户范围内。具体来说,一般机构要求净资产在500万元以上;私募基金作为投顾发行产品时,要求满足众多严苛条件才能参与场外期权业务。


《红周刊》记者以业务勾兑的名义与某中型券商一位负责机构业务的胡先生(化名)取得了联系。他告知记者,如果是个人客户,则要求个人金融资产1000万以上(包括股票市值或银行存款,基本接近大家对“牛散”的定义),如果是机构客户,则不对资产规模做要求,但必须发过产品。“目前股民对新业务了解有限,我们建议符合条件的客户们先开户,参与与否另说。”胡先生(化名)透露,其所在券商的场外期权业务在280亿元左右,仅7月份就增加了50亿元左右,增长非常快,“毕竟,市场机会总是先到先得。大家也都晓得,中国的监管环境下,赚钱的机会一旦被市场所熟知,监管肯定就会加强,到时候钱就没那么好挣了”。  


 交易模式:多样化投机,赌单边上涨最受青睐


场外期权的结构设计更加多样化。中信证券的推广资料中介绍,除常见的看涨期权、看跌期权,还有价差期权、备兑开仓、Risky期权等模式,期权期限从1个月至1年不等。


场外期权主要运用领域有投机、大宗减持、增持股票、股票质押。不过,中信证券北京某营业部的投顾孙先生(化名)告知记者,目前场外期权的运用仍然以投机为主。孙先生(化名)举例说,某个客户看好现价20港元/股的招商银行H股,客户有名义本金2000万港元,但又担心前期上涨过大存在回调风险,“此时即可与券商签署一个场外看涨期权协议,客户只需缴纳10%的权利金,撬动2000万港元市值的股票”,当股价低于20港元时,客户放弃行权,作为对赌方的券商获得200万港元的权利金;当股价在20-22港元之间时,客户无论行权、还是放弃行权,都稍有亏损;当股价在22港元以上时,客户能尽享10倍杠杆带来的高收益,而券商必须按照20港元的行权价卖出其持有的招商证券H股。


不同于以往“本金:杠杆资金”的配资模式。孙先生(化名)说,场外期权配资更加安全,“合约期内不强制平仓,无论股价下跌多少,都无需追加保证金。享有高杠杆收益的同时,最大亏损仅为期初投入金额”。例如用1元保证金购买10元的单只股票,如果股价从10元跌到4元,也只亏1元;但如果股价从10元涨到20元,则盈利10元,扣除保证金后净赚9元。


胡先生(化名)则表示,其所在券商的场外期权已经覆盖了除ST股和停牌股之外的几乎所有A股,“我们是依据市场波动率,计算得出历史波动率和计时波动率,二者有一个基差,根据基差给出期权报价”。


记者在与券商、私募的交流中,发现目前的场外期权投机交易中,有两种常见的玩儿法:1,趋势行情中,客户买入看涨期权,享受单边上涨带来的收益,在2017年的“一九行情”中,这种玩儿法更多适用于蓝筹股;2,区间震荡行情下,适合买入“凤凰式期权”,这种情况下对赌的是波动率,波动率越低、期权成本越高,但潜在收益也越高。比如中国石油,约定的行权价为期权初始日当天股价的±10%,双方约定每个月某天为观察日,只要观察日当天收盘价在波动区间内,券商就付给客户固定的票息、月化收益约2%,但如果观察日的股价在波动区间外,则合约自动中止,专业术语叫“敲出”。“凤凰期权适合那种股价常年横盘的个股,但对投资者有较高的专业需求,因此大部分投资者偏好拿场外期权做单边行情。”


大宗减持:精巧设计,锁定风险


 除去给个股加杠杆这一主要用途,券商还开发出了用场外期权来推进减持的业务模式。


在记者获得的中信证券场外期权推介材料中,有如下案例:某上市公司股东有减持需求,但在“5?27”减持新规后,以往9.6折的大宗“接盘侠”已绝迹江湖,减持方只能忍痛被迫接受高折价。“在引入场外期权后,客户先将股票通过大宗交易以收盘价9折的价格卖给中信证券,客户期初获得90%的资金,剩下10%作为合约保证金和期权费留存在券商。”中信证券北京的投顾孙先生(化名)介绍称,“减持股东以收盘价97.5%的价格买入一个看跌期权,同时以102%的价格卖出一个看涨期权,买入看跌期权的权利金为减持金额的3%,卖出看涨期权的权利金为2%”,待锁定期过后,视股价分为3种减持情况:


1>股价低于期初价格的97.5%,客户以97.5%减持该股票-买入看跌期权费3%+卖出看涨期权费2%,最终实现9.65折减持;


 2>股价为期初价格的97.5%-102%,客户以期末价格减持-买入看跌期权费3%+卖出看涨期权费2%,最终实现以9.65折以上的价格减持;


 3>股价大于102%,客户以期初价格的102%减持-买入看跌期权费3%+卖出看涨期权费2%,同样以9.65折以上实现减持。


无论6个月后股价如何,运用了场外期权后,都能以不低于9.65折的价格成交,完全锁定风险。  


场外配资:狂野对赌,风险激增


蓬勃发展的场外期权市场也吸引了大量第三方机构,《红周刊》记者注意到,有配资机构尝试将场外期权模式引入配资行业。某配资公司的宣展材料中这样介绍个股场外期权——“买单只股票看涨,只需缴纳5%~10%的费用,即可获取100%本金的收益,下跌无需补仓,收益你拿,亏损我担。”上述“场外期权”最高20倍的杠杆比例高于大型券商,个人客户可以直接参与,而且“最低10万元起投。”


 进入2017年以来,A股的“一九分化”行情中,创业板持续下跌,正在越来越接近市场一致预期的中期底部。但如果高杠杆左侧买入中小创,又可能死在黎明前。在这种背景下,场外期权的“抄底”价值受到了配资行业的重视。深圳某配资公司的黄先生以“抄底神器”的名义向记者兜售他们的场外期权业务,称只需用本金8%的权利金,即可尝试抄底创业板,并表示6月以来,有不少的激进投机客向他们咨询场外期权抄底,“达成合作的也不少”。


 不过胡先生(化名)评论,第三方机构的风险把控措施远低于大型券商,这种模式实际上就是纯对赌,没有任何对冲措施,风险非常大。


值得注意的是,场外期权的上市也会进一步拉大机构/高净值个人投资者对中小投资者的相对优势。一位要求匿名的北京某私募公司基金经理分析,在场外期权上市后,机构可以“场内操纵股价,场外避险或者利用杠杆实现高收益”,即同时在股票和场外期权两边布局,拉升股价的同时,在场外看涨期权端坐享更高的收益,或者只需稍微拉动股价,就能在场外期权端获得以往大幅拉升时才能获得的盈利,操纵市值行为更加隐蔽。不过当机构行权时,大量出货也会加重市场抛压。至于券商,“在本身有券的情况下,券商在衍生品设计上,理论上是可以保证自己完全不亏损的”,因此最终的压力还是会转嫁到中小投资者身上。创新业务带来的风险问题,《红周刊》记者将追踪报道。


首页 - 红刊财经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