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让美国人痛恨的基金经理:13美元1片的救命药涨到750美元!

摘要: 关注利得基金微信号:licaihaoyou,了解更多理财资讯


马丁·什克雷利是谁?


现年34岁的美国商人、前对冲基金经理,对冲基金Elea资本、MSMB资本管理、MSMB医疗保健的联合创始人,生物技术公司Retrophin的联合创始人、前CEO,制药公司图灵(Turing)的创始人及前CEO……


但这些头衔远没有他的其他称号出名:“最受美国人憎恨的人”、“无道德反社会人士”、“卑鄙小人”、“垃圾怪物”……而这些还仅仅是一些比较“温和”的评论

图片来源:《名利场》杂志


这位“制药哥”究竟做了什么?

2015年9月,他的图灵公司买下了抗寄生虫药物“达拉匹林(Daraprim)”的专利所有权,该药物是专门治疗弓虫症的特效药,弓虫症是一种寄生虫感染,对孕妇、免疫系统受损的人和老年人来说是非常危险的,艾滋病患者需要依赖这种药物来维持生命。

而Shkreli却在垄断这种药物后,将其价格提高了50多倍(从每片13.5美元到750美元),其本人甚至觉得这项决定“理所应当”。这让他自此沦为了众矢之的。

2015年12月,Shkreli因涉嫌证券欺诈而被联邦调查局逮捕。两年多来,他先后受到了8项指控,而至今,Shkreli仅被判犯有三项证券欺诈罪,最近一次定罪是在两周前的8月4日。

那么,这位曾经的对冲基金经理、华尔街曾经的“明日之星”,是如何炼成了一颗“制药黑心”呢?


“零基础”的“制药天才”


在所有围绕着Shkreli的问题中,最奇怪的也是最基本的是:一个三十多岁的、从未接受过化学方面培训的人是如何经营一家制药公司的?这或许与他的儿时经历和天赋有关。

生于1983年愚人节的Shkreli出身卑微但天资聪颖,从小与父母在布鲁克林的一间公寓里长大,父亲是一名门卫。据报道,Shkreli提前两年从纽约亨特学院高中毕业,这所公立学校汇集了许多有智力天赋的孩子。2004年获得纽约巴鲁大学的工商管理学士学位。

在《名利场》杂志对Shkreli的专访中,他说自己曾是一个抑郁的孩子。一名家庭成员曾患有难治疗的抑郁症,让他对医疗化学产生了兴趣。但在读过父亲给他的一本索罗斯的《金融炼金术》后,Shkreli也对金融产生了兴趣。

除了拥有“理工男”的科研水平,Shkreli很早就展现出利用市场缺陷的套利天赋。

17岁时,他在CNBC财经评论员Cramer Berkowitz经营的对冲基金实习期间,建议卖空一种生物技术股票。他相信该公司的股价会下跌,后来Cramer的对冲基金果然获利了。

2003年,Regeneron制药公司正在测试一种减肥药物,当时19岁的Shkreli成功预测了他们的股价将会下跌。Shkreli的预测引起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的注意,并对他进行了调查,但未能证明他有不当行为。

2006年,Shkreli成立了自己的第一家对冲基金Elea Capital Management,却在2007年与雷曼兄弟的260万美元看跌期权合约上栽了跟头——Shkreli预计大盘将下跌,而大盘实际上涨时,他却拒绝支付赔偿,反而暗示将申请破产,从而被雷曼兄弟起诉。最终雷曼兄弟获得了230万美元的违约判决,却在得到这笔钱之前破产了。

2008年左右,Shkreli和他的发小Marek Biestek用他们名字的首字母创立了第二个对冲基金MSMB。MSMB以做空生物技术公司而闻名,他们利用股票聊天室和其他激进的手段来攻击这些公司,从而导致其股价下跌。

Shkreli曾为一家投资网站撰文道:“临床数据可能会误导人,他们天然是带偏见的、无意义的、可操控甚至可以被完全篡改的。” 一位投资者指出,Shkreli很容易看出谁在伪造药物测试结果,也知道谁在操纵这个系统;也有投资者回忆道,他愿意冒很大的风险,做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情。


从基金经理到“制药哥”


2012年春天,MSMB宣布将用400万美元投资一家名为“Retrophin”的生物技术公司,Shkreli说,他会把MSMB的工作放缓,把时间都花在新公司上。为什么他要在在29岁时,从经营对冲基金转向经营一家制药公司?

Shkreli在《名利场》的采访中说,“对冲基金的钱还是不够多。即使是最大的对冲基金,也不比成功的创业者做得好,福布斯前50名都是优秀的公司创建者。

但金钱似乎不是他唯一的动机。Shkreli还声称,换工作的另一个原因是,他在2011年初经历了一个转折点,被一名年轻男孩的困境所打动,这名男孩死于一种罕见的肌肉萎缩症。Shkreli说,他决定致力于为这种疾病和其他罕见的疾病开发治疗方法。

然而,对Shkreli的大转变的另一种解释是,他创立Retrophin是为了创造一些资产,以便Shkreli安抚他的MSMB Capital投资者。

这是因为,在此前的一次交易中,MSMB用其在美银美林(Merrill Lynch)的账户持有了大量Orexigen Therapeutics(一家生物技术公司)的空头寸,随后这只股票价格上涨,Shkreli对美银美林谎称能够结算这笔交易,最终导致美林以巨大的亏损平仓, “灾难性”地损失了700多万美元,MSMB几乎覆灭。更过分的是,Shkreli并没有告诉投资者这笔损失,而是向投资者群发邮件说自己刚刚将费用翻了一番。Retrophin也在2015年对他提起了诉讼。

2012年末,Shkreli通过“反向合并(Reverse Merger,将一项新业务合并到现有的公开交易的壳中)”的方式,将Retrophin上市,虽然SEC警告投资者远离这些交易,但以当时生物科技股的热度,以及Shkreli“令人信服的、天才般的想法”,他还是在2013年初筹集到了900万美元。

最初有一些投资者寄希望于Retrophin将开发用于罕见疾病的新药的承诺,但该公司后来便开始频繁购买一些现有药物,并提高价格。《名利场》援引知情人士说,部分投资者开始觉得Retrophin正在远离独自研发药物的轨道时,就都卖掉了自己的股份。

2014年春天,Shkreli在网上发布许多对Retrophin的乐观预期,因为Retrophin的股价从2013年初的3美元左右飙升至近20美元。2014年5月29日,他在推特上说,“这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日子之一”。而第二天,他就卖出了价值近450万美元的公司股票。这又激怒了那些认为他是在套现的投资者。

之后的9月30日,Retrophin盘后宣布Shkreli的职位被一名辞职又重新加入的员工Stephen Aselage取代。但Shkreli也没善罢甘休,当周又成立了新的公司——图灵。纵然此时的Shkreli已经“劣迹斑斑”,但许多投资者仍然看中“他对药品和疾病有着惊人的洞察力”这一点,使得图灵的融资过程也相当顺利;后来他收购达拉匹林、严格的封闭式销售、将价格提高50多倍的故事很快便家喻户晓。而最引起公愤的是,Shkreli曾说将考虑降低达拉匹林的价格,最后却又没有。


“制药哥”现在怎么样了?

Bloomberg总结了对Shkreli的几项指控:

①对Shkreli的指控是,他向投资者撒谎,成立了对冲基金Elea Capital Management,把钱输光;

②又对投资者撒谎,成立了另一个对冲基金MSMB,又把钱输光;

③再对投资者撒谎,成立了制药公司Retrophin,将其上市,为Retrophin的投资者创造了数亿美元的收益,并将Retrophin的一些资金非法地用于补偿之前对冲基金的投资者。而关于买断并提高药价的行为并不在指控范围。

8月4日,法庭宣布Shkreli对其前两家对冲基金的欺诈罪、以及“试图悄悄控制Retrophin部分股票”的罪名成立。Bloomberg报道称,庭审结束后,Shkreli说,他“对结果感到满意”,尤其是他在“洗劫”Retrophin的诉讼中被判无罪,说自己并没有“拆了东墙补西墙”。Shkreli的首席律师Benjamin Brafman敏锐地指出,“Shkreli的8项罪名只有3项成立,比起输掉的,他赚到的更多”。

图片来源:CNBC

为什么审判结果说Shkreli在Retrophin的指控中无罪?这是因为,陪审团认为Shkreli的行为并不是“由欺诈开始,再以欺诈告终”,而是这一系列的“欺诈”最终取得了“巨大却又合法”的成功。Retrophin的投资者最终都拿回了本金,并且获得了巨大的回报。所以这就像“能还钱就不算偷”一样,Shkreli最终没有伤害到任何人的利益,他甚至不会受监禁。


来源:第一财讯播报、理财老娘舅 整合)



首页 - 利得基金天生我财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