冯玮:日本人为何狂热崇拜坂本龙马

摘要: 他在日本从江户时代向明治时代的历史转轨时,扮演了扳道工的角色。

11-12 15:14 首页 大家


三岛由纪夫说:“日本的祭就是以敬神为名的淫荡活动。”这句话显然是文学家的夸张。至少,纪念坂本龙马的“龙马祭”不是“淫荡活动”。

1867年11月15日,33岁的坂本龙马在京都河原町近江屋遇刺身亡,今年11月15日是他去世150周年,当天举行“龙马祭”的预告近期已经发布。

坂本龙马是“近代日本改革の先觉者”,是享有几项“第一”的日本人:第一个提出“日本国”概念;第一个带新娘楢崎龙(阿龙)蜜月旅行;第一个穿靴子;第一个以万国公法与外国公司打官司并且胜诉。但是,坂本龙马能够备受推崇的根本原因,并不是因为这几项“第一”,而是因为他在日本从江户时代向明治时代的历史转轨时,扮演了“扳道工”的角色。


坂本龙马照片


一、“1000年日本政治人物”为首者


坂本龙马出生于土佐藩一个富商家庭,他家世代经营的“才谷屋酒店”占有土佐藩清酒市场过半市场份额。但是,在强调身份等级的江户时代,有钱未必就能任性。坂本龙马只是一名乡士,而且世袭的乡士也是祖上花钱买的,虽然也能持姓佩刀,但不能住在城下町,只能住在乡下,故称“乡士”。

坂本龙马不仅身份低微,不仅官方认可的“维新三杰”是木户孝允,西乡隆盛、大久保利通,而且1884年山脇之人的《维新元勋十杰论》,坂本龙马也不是名列其中的“草莽武士”,生前几乎寂寂无闻,不熟悉日本史的读者,甚至连坂本龙马的名字都没听过。

但是,在被刺身亡几十年后,坂本龙马在日本突然名闻遐迩,受到各阶层人士拥戴,被视为“平民英雄”、“日本近代商业始祖”、“民主先驱”、“尊王楷模”、“帝国海军保护神”,等等,其受尊重程度不仅超越他的老师、先后担任江户幕府海军和陆军统领,明治维新后任海军卿的胜海舟,甚至超越“明治维新三杰”。《朝日新闻》多年前就“日本1000年政治人物排行榜”进行民意调查,前四名依次是坂本龙马、德川家康、织田信长、田中角荣。而以“希望其重生拯救今日”为题的日本公信榜调查,前四名依次是坂本龙马、织田信长、圣德太子、田中角荣。

坂本龙马为何有如此高的声誉?

传说在甲午黄海海战前,明治天皇的夫人昭宪皇后梦见一男子对她说:“此战,日本海军定能取胜!”醒来后,皇后对众大臣叙述了这一“吉兆”,宫内大臣田中光显根据皇后的描述取出一张坂本龙马的旧照片,皇后当即说:“就是他!”

不管这种传说是否属实,但蕞尔小国日本在甲午战争中战胜了泱泱大清国,确实令举世震惊。日本能够取胜,最主要的原因无疑是进入明治时代后,经过以殖产兴业、文明开化、富国强兵为三大方针的“维新”,焕发了勃勃生机,而坂本龙马建议幕府将军“大政奉还”,无疑是明治维新的前提。

二、“大政奉还”的首倡者


2011年8月某一天,我在东京宽永寺采访了德川家康第十八代宗孙德川恒孝。我问他:“您认为德川幕府第一任将军德川家康和最后一任将军德川庆喜,有什么共同点?”德川恒孝的回答是:“他们都是为了国家的和平。德川家康使日本结束了战乱,进入长达250多年的和平时代。德川庆喜辞去将军职务,则使日本避免了内战。”

德川恒孝对两位先人的评论或有过誉之嫌,但却并不失实。以1467年爆发的“应仁之乱”为起点的日本战国时代,最后从织田信长的“天下布武”至1615年日本朝廷根据中国唐朝宪宗治世的年号改元“元和”,使日本进入“元和偃武”,德川家康居功至伟。


江户幕府末代将军德川庆喜


德川庆喜也并非庸碌之辈。木户孝允曾评价道,“德川庆喜的胆略实在不容小看,简直是德川家康再世。”他面对萨摩(鹿儿岛)、长州(山口)两个强藩虎视眈眈“尊皇倒幕”,毅然将权力上缴天皇实行“大政奉还”,使无数生灵免遭涂炭,着实需要勇气。

在“大政奉还”后,德川庆喜在宽永寺一间屋子里曾闭门反思两周。我就是在那间屋子里采访了德川恒孝。

“大政奉还”的首倡者是坂本龙马。1867年6月9日,坂本龙马和土佐藩参政后藤象二郎一起乘藩船“夕颜号”赴京。在途中,坂本龙马提出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八条建议,史称“船中八策”:

1、天下政权奉还朝廷、政令悉由朝廷发布;

2、设上下议政局,置议员参赞万机,万机决于公议;

3、以有才公卿诸侯及天下人材为顾问,赐予官爵,除以往有名无实之官吏;

4、广泛开展对外交往,签订新约;

5、折衷古来之律令,重新撰定无穷之大典;

6、扩充海军;

7、置亲兵守卫帝都;

8、定金银货币与外国平均之法。

“船中八策”深得后藤象二郎欣赏。6月22日,后藤象二郎与在京的西乡隆盛、大久保利通等会晤后,签署了以大政奉还、施行议会政治、推行新政为主要内容的盟约,于10月3日向幕府“老中”坂仓胜静呈上了由土佐藩第14代藩主山内丰信署名的“大政奉还建议书”,强调:“鉴于宇内之形势,古今之得失,夫惟欲建皇国振兴之基业,当一定国体,一新制度,王政复古。”必须强调,“船中八策”之后均化为明治维新各项法律的条文,第二策“万机决于公议”更是被直接搬入“五条御誓文”。

德川庆喜接到“建议书”后,鉴于萨长两大雄藩虎视眈眈的“倒幕”态势令幕府随时可能柱折梁倾,同时为了避免内战爆发、生灵涂炭,经与众幕僚商议,于10月14日向朝廷提出了奉还政权的上表。10月24日,德川庆喜又呈上了将军辞表。1867年12月9日(公历1868年1月3日),睦仁天皇(即明治天皇)宣布接受德川庆喜奉还大政、辞退将军的请求并颁布《王政复古大号令》,江户幕府历15代将军后“谢幕”。

三、“萨长联盟”的促成者


日本大河剧《龙马传》中的萨长同盟剧情演绎


历史往往存在一种自相矛盾的“悖论”。联手“尊皇倒幕”的萨摩和长州两个西南雄藩,不久前还曾不共戴天。1863年8月18日,萨摩藩曾协助幕府发动驱逐长州藩势力的政变,史称八·一八政变。1864年7月19日,长州藩军和幕府军、萨摩藩军、会津藩军组成的联军展开激战的“禁门之变”,令长州藩与萨摩藩结下深仇大恨。长州藩武士将萨摩藩和会津藩武士并称“萨贼会奸”,将“萨贼会奸”四个字写在鞋底天天踩踏。

既然如此,萨摩藩和长州藩为何能变敌为友呢?须知日本人历来尊崇中国《周书·泰誓》强调的“力同度德,德同量义”,即奉行“实力第一”原则。1863年“萨英战争”后,萨摩藩的访英使节、后成为明治政府外务大臣的寺岛宗则,即与英国外交大臣约翰·罗素就推翻幕府、建立雄藩联合政权进行了深入交谈。英国政府认识到幕府已来日无多,因此也积极支持“倒幕”。同时,萨摩藩和长州藩的交手,也使萨摩藩倒幕派首领特别是西乡隆盛领教了长州藩不俗的实力。于是,西乡隆盛便萌生了与长州藩联手倒幕的念头。

恰在此时,美国结束南北战争,不少武器流入萨摩藩。于是,西乡隆盛从一个叫格罗夫的美国商人手里购得了一些枪炮,并将其转让给在与幕府的对立中急需武器的长州藩,迅速拉近了萨摩藩和长州藩的关系。

总之,萨摩藩倒幕首领意识到,单靠一己之力难成“尊皇倒幕”大业,但若能和长州藩联手,便能取幕府而代之。这种想法,自然和幕府“死敌”长州藩不谋而合。坂本龙马只是在双方已有“郎情妾意”时,当了回现成的“月老”。

坂本龙马能够扮演这一角色,主要有两方面原因。

第一,他和萨长二藩的倒幕首领熟识。19岁的坂本龙马从老家土佐藩(高知县)到达江户后,进了北辰一刀派千叶定吉的剑术馆学习剑术。那个剑术馆不仅是习武场所,而且是各藩热血青年讨论如何应对外来压力的“政治团体”。他们在各藩收集情报,然后汇聚江户进行讨论,其中包括倒幕派活跃人物桂小五郎(即木户孝允)。坂本龙马和桂小五郎这一期间的交往,成为以后促成“萨长联盟”的重要前提,而西乡隆盛则是坂本龙马的偶像。坂本龙马将“西乡伊三郎”作为化名,就是为了表达对西乡隆盛的崇拜。

第二,坂本龙马认为,摆脱民族危机的根本途径是“富国强兵”。为了实现这个目标,坂本龙马在长崎创办了一个商社,叫“龟山社中”。他认识到萨摩藩和长州藩不仅实力强,而且有倒幕动力,因此专门从事包括萨摩藩和长州藩之间的军火贸易。

1866年1月21日(也有说18日、22日),在坂本龙马的斡旋下,萨摩藩的西乡隆盛和长州藩的木户孝允在京都秘密会晤,缔结了六条盟约:

1、幕府和长州藩开战后,萨摩派二千余兵上京与驻京之兵合流,稳住京都大阪要害之地;

2、长州如有胜算,萨摩负责向朝廷进言;

3、长州若现战败可能,但一年半载不会毁灭,此时萨摩须尽力相助;

4、长州与幕府的战事结束后,萨摩须在朝廷为长州鸣冤;

5、若土佐、一桥、会津、桑名等藩怂恿朝廷违背正义,决意讨伐长州,鸣冤无效,萨摩藩当助长期进行决战;

6、若能洗清冤屈,萨长两藩当万死不辞,为国尽忠。毋庸赘言,坂本龙马促成萨长联盟推翻幕府,从而开启日本明治维新之路,居功至伟。


大河剧《龙马传》海报


结束语


“人们的社会存在,决定人们的思想。”坂本龙马固然意识超前,但他是否属于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”的民族英雄,似值得商榷。不难发现,僵化的社会和坂本龙马的求变之心,是他成为历史转轨的“扳道工”的重要原因。



首页 - 大家 的更多文章: